喀斯特记者李才武的中国大河梦
发布时间:2014-04-28 01:45 来源: 西南在线新闻网 作者: 刘世艳 投稿邮箱:2764829914@qq.com

2013年,中国网江苏频道等多家网络媒体称西南在线记者李才武为首位中国喀斯特记者。 西南在线新闻网( 贵州赫之味喀斯特特色发展战略品牌创建人 刘世艳 ) 从二十二岁直到五十六岁逝世

22.jpg
 
2013年,中国网江苏频道等多家网络媒体称西南在线记者李才武为“首位中国喀斯特记者”。
 
西南在线新闻网(贵州“赫之味”喀斯特特色发展战略品牌创建人   刘世艳从二十二岁直到五十六岁逝世,他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旅行考察中度过的。这个人叫徐霞客,他的名字载入了中国的史册。
 千里单骑走乌江,梦里寻踪牛栏江,风餐露宿,行同乞丐,历尽沧桑不思悔改他叫李才武,贵州赫章县野马川镇新营村出生的农民记者,近年来因生活所迫而不得不在网上“上庙、拼低保”而出名。享有网上“首位中国喀斯特记者”名。如今,他成为笔者创办的贵州“赫之战略发展品牌的战略策划顾问。
 一部《徐霞客游记》,自小就在贵州省赫章县野马川镇农民出身的李才武记者的脑海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从一个社会最底层的农民,有幸做了一个新闻记者的那天起,李才武记者就非常尊重一个人,他叫刘群峰。他和同事刘靖林一道立志要走通牛栏江,刘群峰,贵州《毕节日报》社社长一部《牛栏江纪行》,使得贵州“洋芋苦荞粑”的威宁在世间具有了很高的知名度。他们曾那样走过牛栏江·····
 
 牛栏江在中国人血液里奔流“天地为栏楞眉竖眼,撞破牛栏,尥起蹶子扬长而去”的意境,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雕琢,使得至今还隐于乌蒙大山中的牛栏江,成为东方最经典的一副水墨画。《牛栏江纪行》,同样使得赫章县野马川镇农民出身的李才武记者心潮涌动。2013年,在领导的支持下,他启动了西南在线新闻网《发现牛栏江》。才武记者最大的心愿,是用毕生之力,揭开中大河之魂。在他的设想里,把他头脑中更多来自于家乡赫章县野马川镇野马河的灵气,用来走长江,走黄河,为贫困的家乡赫章县深石山区人民带回发展经济的智慧。
 
 88.jpg
单乌江,行走牛栏江,千里之行,形同乞丐。这个多不为人理解的“疯记者”,在做中国新闻策划史上最艰难的跋涉。
 乌江北源赫章县这个什么都很现实的地方,很少有人了解他的内心世界——:在中国,“妈妈,我知道您的名字叫贵州!妈妈,我还知道生我养我的地方叫赫章,中国乌江北源的一个至今还没有脱贫的国家级贫困县,“乌蒙大梁子,荞麦过日子,要想吃顿苞谷饭,要等婆娘坐月子!”一个历史上贫困得让一首歌谣听了让人心发酸的神秘而美丽的地方。”“兄弟长,兄弟短,他曾是前赫章县委书记范元平的好兄弟,大过年之时,范元平不忘请人带两条云烟给回野马川过春节的这个赫章走出的农民记者。《赫章可否举办樱桃节》、《赫章历史文化兴县走向何方?》,一个只有高中文化程度的农民,做了地区党报的记者,曾经,他是野马川的骄傲。
 然而,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不顾市场规律终致倾家荡产的妻子的破产出走从此“人间蒸发”使得李才武记者突然间从天堂到地狱。一次次,他作为被告,走上法庭的被告席。两年间,他的头脑黑黑的,什么也想不起来。有一次,他被迫远行出走广东打工,一为求生存,二为寻找他的妻。但一个星期,他又回到了老家。“我不能走,怕人说我也跑了!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妈妈,我不想看见你一辈子贫困,我想就这样穷其余生走过乌江,还要走向您的其他5条大河,把您的美,带给世界,带给所有的人们。让世界关注乌江这条贵州人的母亲之河,开发乌江,开发夜郎,开发阿西里西,我要让我的母亲您富饶而美丽······”
 
 33.jpg
 
发现乌江,李才武记者在野马川镇大青山上的青狮村采访,形同乞丐。2013年,野马川镇党委政府接受了他打造以野菜和中药材开发为重点的“青山试点”和山下的“野马河试点”。而笔者认识李才武记者,也是在图上这垭口。
无论是翻开他浴血的心灵日记,还是从网上“啃读”他的大量文章,都是如此的让笔者这个从来并不知道野马川出了个农民记者的山村女子,感到从心到心的震憾:李才武,这个在赫章县十分落魄的男人,竟然有着让人们都很少了解的不一样的斑斓世界:从一个36元钱起家,会修摩托车、家电、卖化肥、开大车,搞百货批发卖灯具的言谈间不失狡猾的农民,走进贵州《毕节日报》做记者编辑的那天起,他就是一个不安份的记者。同时他还是一个对家乡父老永不变质的农民。乌江,在他的梦想里,一条他砸锅卖铁也要宣扬的母亲河。2012年元月,中国产业报协会旗下的中国经济新闻联播网的领导们在认真听取了李才武记者这个来自贵州乌江北源的虎头虎脑的年青人关于对贵州乌江流域贫困的理解陈述,把贵州频道交给了他,就这样,他踏上了寻访乌江女神的路。
 他身周”金山银水“的喀斯特世界的贫困,和他胸中装着的把贵州喀斯特推向中国大河的梦想,最终使得网上称他是“首位中国喀斯特记者”,他《发现乌江》、《发现牛栏江》,赫章樱桃、核桃、夜郎、阿西里西。······野马川樱桃节、猫倮马头羊汤锅节、徐家太婆香豆花,贵州农产进京。在互联网上,他是一个充满着传奇色彩的农民记者,在乌江北源赫章,他“上庙”、拼低保,饱受人间冷暖寒凉,一辆夏利破车加上一副落魄相,还写些民生类的新闻报道“丢尽赫章脸”。他——简直就是一个该死的“疯子”!
 
 11.jpg
 
“疯子记者”千里单骑走乌江,他的后脑头发一度掉落。在他身后,跟着个“猫倮大得很”李时清。
然而,就是这个该死的“上庙”、拼低保的记者,在他的内心世界,却有着梦想开始的地方。就是中国乌江。
 乌江,“中国的田纳西河”,一个梦一般的地方。乌江,贵州经济发展的“试金之地”。
 “妈妈,在中国,有一条大河叫乌江!妈妈,也许只有很少的人知道,乌江就是贵州母亲的魂!而《发现乌江》报道便是要寻访乌江,发现乌江,就是要寻找贵州母亲经济社会科学发展的“魂。”  在他鲜为人知的内心世界里,李才武记者这样呼喊。
 
 44.jpg
 
他无须出示“记者证”,与民同心关心经济发展,使他占尽天时地利。他是中国“最假记者”,也没有“记者证”,因为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赫章山区农民,有时还是“风水先生”。
 
然而,一个身无分文的“上庙拼低保记者”能做到发现乌江吗?这个时候,出于一些很特别的原因,他所爱的妻子,早已经狠心地离开了李才武和孩子近四年时间。在野马川,很多人都知道,他的妻子朱绪萍不但离他而去,还留给他几十万元债务和无尽的伤痛。——李才武气疯了!人们在传,他在家里抓着米撒。为了这个倒霉的儿子,他的母亲头上添了丝丝白发。
 没有鲜花和掌声,从野马川辣子沟走出的“风水先生”和被当地人称作“假记者”的李才武就那样苦行僧般行走于乌江北源,虽苦但其乐无穷!
 一次次的痛苦和折磨,一次次的发现,他渐渐从倾家荡产娇妻飞的痛苦中冷静下来,做记者,尤其是做一个说真话的记者,仿佛是他的天命所然。
 
 567.jpg
 
李才武记者采访时的赫章县辅处乡兴旺村乌江北源龙井
笔者叫他才武二哥,因为他在家中排行老二。才武二哥的烟瘾很大。作为他的义妹,还有他的爱子的启蒙老师,笔者看到极为穷苦,抽的是比野马川普通农民还低劣的3块钱一包的遵义香烟。抽着这样的劣质香烟,在他的文笔下,那些灵感如水从松涧喷泻而流,他对赫章家乡的沉爱如云翻滚而过,他的《发现乌江》,开头这样写道:“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翻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版图,有“两条一青一黄的长龙”,就那样象母亲的一双手,托起中华56个民族的文明与沧桑。
 正因为如此,有人把这“两条龙”称做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她们是北方的黄河,南方的长江。
 
 345.jpg
喀斯特记者到过的威宁自治县盐仓镇乌江南源
 
在长江的众多支流中,乌江是一条极为重要的大河。乌江北源的赫章,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至今还很贫困。象笔者这样的山村女子,有很多不得不出远门打工。
 是的,我们应该为他的大爱而震撼:妈妈,“发现乌江”是一首壮歌——一首关于乌江的大歌,唱乌江的大歌,赞乌江的大歌。妈妈,“发现乌江”也是一面镜子,从中,李才武记者要寻找的,就是如何用“简单的方法”战胜贫困。
 青山虽高人为峰,跋山涉水的艰辛,野马川人所熟知的李才武记者脸上已没有在贵阳市区生活时的光鲜。笔者在娘家所在的野马川大青山上遇见这个背后为人们指指点点的穷记者和“老婆跑掉的疯男人”时,听人说他就是策划过野马川樱桃节的记者,但乍一看,穿一双皮鞋,大脚拇指都露在外面。笔者突然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在他的身后,一辆破摩托车,更是“书画经典”:哪儿会有这样的记者,回想起当时结识他的情景,都想报警了!
 
 55.jpg
 
笔者在青山水库边看见李才武在“发呆”,象个鬼,不务正业,同行的朋友让笔者赶紧走开。
 
“乌江如此宏伟,如此壮丽;乌江源远流长,宏伟博大,多姿多彩;乌江古老悠久,气势磅礴,惊涛如雷,力量无穷。乌江是无穷的源泉。乌江的儿女们依恋乌江,因为乌江有母亲的情怀,以乌江的历史、文化、政冶、经济、社会、科技等主题及真挚感情作主线,把乌江源远流长、历史悠久、力量无穷、贡献巨大融为一体,给读者以强烈的感染,进而焕发并升腾起对祖国大好河山的热爱之情。
 表达对乌江的热爱、依恋之情。中国经济新闻联播网《发现乌江》是一首抒情诗,用高度的艺术概括,采用形象、凝练的语言,纵情讴歌贵州人民的母亲河——乌江,以抒发对祖国大好河山的赞颂之情。从地理特点的角度描写乌江,歌颂乌江的气概,侧重写实,从时空的角度描写乌江,赋予乌江一种特别的象征意义。”
 回想起那天晚上,在学校上网,笔者突然看到这个大脚拇指都露在外面“老婆跑掉的疯男人”所描绘的贵州母亲河乌江。再回想看到他那实在令人感到“抱歉”的在大青山上采访的样子,不觉好笑,他真是记者吗?有同事告诉笔者,他真是记者但同事告诉笔者“他老婆跑了,他就气得疯疯颠颠的,这种人,你不要和他打交道!”
 
 哈哈.jpg
他说这里是“天草肥羊”,有人说他是“疯了!”
 
命运之神和笔者开了个最大的玩笑。“贵州我们的妈妈,让乌江永远充满青春活力,永远向前发展,是中国经济新闻联播网《发现乌江》大型采访报道的根本目的!”从他的笔下,笔者丝毫也看不出人已疯掉的样子!更多的是感受到他做人的孤傲与睿智。说实话,一开始从网上看他的经济文章时,无时不觉得他的文风和眼光倒是真的有点“疯”:比如他说赫章该搞个啥樱桃节,办过了也就算了。然后,在野马川的老大爷老大娘们看惯了的樱桃花,后来2013他说要搞个什么樱桃花季。有用吗?令人想不到的是,他的这个“疯话”,后来居然在笔者手里变为现实!难道笔者也“疯”了吗?
“上庙拼低保的樱桃节记者”让人感到害怕。笔者告诉网友。
 笔者开始关注这个“疯子”,其实就是不喜多和人交往之余,喜欢李才武记者的网上经济文章借用古往今来文人墨客的笔力,在李才武这个“老婆跑掉的疯男人”的笔下,作为贵州第一大河,在乌蒙大山之中狂泻而出,乌江母亲“浊浪横江起,一泻千里,滋润两岸。扁舟转山曲,区区舟上人,未至已先惊。” 可以想象,站在乌江岸边,在这个大脚拇指都露在外面的“穷记者”眼中,乌江少不了“泡沫滩下横。小鱼散复合,瀺灂如遭烹。鸬鹚不敢下,飞过两翅轻”的神奇与魁力!
 
 7多多.jpg
他经常给笔者说,北京人最喜欢这种赫章县的喀斯特风光。有时,还真有些听不懂。
 
在野马川和威奢,当地认识李才武的人说:这个人一天游山玩水不务正业真可恶!
 现实中的他因为妻子的出行很贫困,但他的头脑中却很富有:“乌江有中国樱桃之乡,中国核桃之乡,中国邹椒之乡,中国天麻之乡……乌江有夜郎文化、红色文化、民族文化……乌江更有自己的中国南方重要能源基地!
 行傍乌江影,愁深汨水魂!乌江两岸以古夜郎文化为代表的历史文化神奇、深邃而又久远。敲驴吟雪月,谪出可乐西。赫章可乐出土的套头葬、立虎、铜牛灯,迷离灿烂无可相争的夜郎历史文化,使得李才武记者在他的文章中不断向笔者这样的赫章人发问:是谁让夜郎历史文化成为乌江人最大的文化大餐?
  天坑葬我母,穷魔浴“茶花”。乌江两岸经济社会的发展,这个为赫章野马川当地不少人都因为他面临的经济绝境而什么都看不起他,在不断地遭受“墙倒众人踏”的环境中不断挣扎的农民出身的新闻记者,发现乌江,他一边用脚去丈量,一边用灵性的笔触去关注,用智慧去思考。
 “饥拾山松子,渴饮岩下泉。腊肉苞谷饭,谁知夜郎孙?”乌江还很贫困,但乌江沿岸的后发优势潜力巨大。妈妈,我们知道您还很贫困,妈妈,我们也知道你离不开儿女对您的赤诚!千里走乌江,所以您的儿女在不停地奔走,就是为了您的明天更加辉煌灿烂。”
 妈妈,走乌江,在母亲的怀抱里,一次次刻骨铭心的回忆,使得从乌江走出去又倒回头的“假记者”李才武心惊肉跳!————在赫章,炸药包炸记者祖坟阻止采访调查的恐吓,地方官对他的冷漠无情。身上没有某某宣传部的介绍信不得采访的游戏······当笔者看到他所写:   “妈妈野马川镇党委书记刘宗贵奖励给记者的两条香烟,记者把它换了钱给借来的摩托车加油,又冒死向乌江那些鲜为人知的地方进发,乌江、乌江、乌江,妈妈、妈妈、妈妈,贵州我的妈妈,我们的固守和坚定不是与生俱来,儿报母苦的赤诚,该向谁诉说,惟有涛声依旧。夕阳西下,马蹄声疾!”作为一个每天手持教鞭的乡村代课教师,更作为一个弱女子,笔者突然难于控制自己的眼泪。对这样的一个真正不辱使命的记者,谁来帮帮他?
 李才武对家乡乌江北源赫章的大爱,终于,笔者一次次在泪光中得以感受:“无数次提起赫章,也无数次‘不厌其烦’的报道赫章,笔者自然也如为数众多的记者一样无数次提起这个已为外界知晓的‘神秘夜郎’,遗憾的是,也许是因为‘大脑有些搭铁’,多年来竟然没有想起身边和脚下一些价值重大的东西来。正好比贵州人的‘开门见山不看山’,一些为我们所熟悉的东西,竟然就在不经意间,被我们所‘边缘化’了!也许,在这里还会有让人心潮起伏的东西,就在我们的眼皮底下,作为一个应当‘惊世殊目’的大品牌,而从未为‘什么都很现实’的我们所‘发现’。她,就是中国长江重要支流之一,享有‘贵州第一大河’之誉但从未为外界媒体所关注过,至今还在‘养在深闺人未识’的乌江。
 
 99.jpg
 似乎还可以这样说,乌江之于贵州,或者说乌江之于其北源的赫章,南源的威宁,以及沿江的县市,也许有一种最大的“心情”,是不能被我们淡化,也不能从一开始便被越来越时尚的人们所“边缘化”的,这就是在雄浑苍莽的乌蒙大山里,至今还很贫困的老百姓那一双双渴盼智慧与财富的眼晴,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将我们的内心刺痛!”
 作为赫章乡村的一个平凡得让人感到很不起眼的女子,笔者为我们赫章人民的农民记者的笔力和睿智所折服:    乌江,一条富有诗意的江!在她己经羞答答地赤裸着身子呈现于我们面前的时候,我们这才惊异地发现,当历史与时代的车轮行进到今天,‘现实’地把她与全中国这盘日新月异的发展的‘大棋’硬‘推’到一起,如此,乌江的神秘、乌江的苍莽与无奈,甚至她的美梦她的期盼,她的‘处女之身’,这些,是否都到了我们该用‘一种特殊的眼光’去审视它的美,量度她的一切的时候?
“事实也的确如此,在苍莽厚重的乌蒙大山中,乌江象躲藏进乌蒙大山中的一个神秘而又‘野傲十足’的美女,她的神秘她的野性她的浪漫她的‘东边日出西边雨’,及至她的无处不在的‘味’美可餐的秀色,以及她那随时均可爆发的凶巴巴的脾气,让人不敢轻易走近她,并有意无意的躲避她。久而久之,在她身上便笼上了一层平常而又素朴的一些色彩。一些多年来“险些要了两岸人民寄望发展的命”的,交织着希望和曙光的光怪陆离的色彩。”
在《发现乌江》的开篇文章里,李才武记者宣称: 作为贵州的第一大河,至今,这里却几乎没有多少可以对于外界自豪地“宣扬”的“田园家产”。甚至在无奇不有的互联网上,也几乎寻不到多少乌江的“蛛丝马迹”。也正因如此,走进乌江、发现乌江,较全面、深入地反映乌江沿岸地区的建设成就和全流域的山川地貌、民族风情、生产生活状态,我们多么希望有一支“神来之笔”,能为流域两岸人民带来千砣金万砣银,为这里的开发与建设作出一些前瞻性的展示……用心倾听乌江的声音,发现马蹄声比什么声音都多!乌江的力量和乌江的魁力是无穷的!
孤独兀立在关山险隘,日暮,整个乌江在眼中凭添了几分肃穆与无尽的闲愁。
“星梁天柱撑银汉,雪浪云涛抱玉虹;襟带平分滇蜀险,品题合占古今雄。”伫立于乌江岸边,我们似乎便听到历史深处急促的马蹄声了。弹痕依稀,尽管在我们面前,乌江沿岸昔日喧嚣的雄关古道而今己空空荡荡,传说故事也恍如文物般隐隐约约的残缺不全了。兀立乌江,烈日之下的石阶,从山背悠然流下的正宗的“矿泉水”,松间的清风,古道边的残阳。摩崖、悬棺、套头葬、断残的碑石和片瓦,才一沾脚乌江,每一脚轻踩下去都是文化, 在乌江,记者时不时的感到心在狂跳!
 是的,乌江实在是太具有蛮荒味了,乌江也实在是太具有梦一般的魅力了,以至于千百年来,这个流域抱着金砖讨饭吃的人们总是望着这条日夜不息的贵州第一大河发愁,一首首“想要吃顿苞谷饭、要等婆娘坐月子”的民谣,透出种种外界难于感受的苍凉,无奈与苦涩。
乌江,一条神秘而又不可冒然接近的有着乌蒙美女刁蛮可人的习性一般的一条大河,夕阳西下,古驿道“马蹄声碎”。苍茫乌蒙群峰如云,赶马人鞋底的马钉己被如血的残阳镀上了层层淡淡手一摸便纷落下的铁锈。在第二轮西部大开发的热潮即将席卷她的全身之际,用脚去丈量,用慧眼去感受和发现,乌江、乌江、乌江,我们想不到我们会是那样的用生命和智慧去爱她!爱她!爱她!是到了该揭开她脸上的神秘面纱的时候了!”
 出于对贵州母亲河的爱,更出于对生养了笔者这个小女子的家乡野马川镇青狮村一带还在为贫困所困,而又十分缺少科学的经济发展思路的和笔者一样的乡亲们眼中的漠然和无奈,认真研读他的大量经济文章,从李才武记者的笔下,笔者开始懂得“生花”的喀斯特,明白夜郎文化对家乡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笔者开始深信眼前这个为绝大多数人所看不到其价值的“疯子男人”是一个有着大智慧的男人。出过远门打过工的笔者开始用心倾听“疯记者”对家乡摆脱贫困的真知卓见。结识破衣附身的“假记者”半个多月后,笔者和二姐随他去威奢乡看过“猫倮试点”,听李时清支书介绍他在村里的所为后,笔者突然“良心发现”,时不时给可敬的李才武记者以一些实在难为情的经济上的帮助(笔者每月代课工资仅1000元)。后来,沉思良久,笔者决定放弃在赫章县野马川镇大田小学的代课教师的工作,转而接受了李才武记者这个事实上的喀斯特区域经济特色发展策划专家的建议。接手一个过去叫“心碎乌托邦”的烙锅小店,笔者创办了贵州“赫之味”喀斯特特色开发扶贫品牌,从“心碎乌托邦”变身为“赫之味美食城”开始,在这个为常人所不理解的“疯子记者”的指导下,“赫之味”和赫章夜郎农资有限公司联手举办了2014年“首届野马河樱桃花季暨贵州赫章喀斯特特色发展论坛预热新闻发布会”,“赫之味”创业说明会,从2014年正月初开始,刘世艳塔古跳菜青狮乐、洛布石林苗家乐、傻子村姑土豆花及扯皮夜郎国风味烙锅等一系列赫章县夜郎文化餐饮品牌陆续出现,“赫之味”要发起的赫章资源进京等战略性规划,让笔者这个山村女子所不敢想。2014311日早上,赫章县委副书记、县长孙逊在听笔者汇报贵州“赫之味”品牌创建的理念后,连声鼓励笔者好好干之时,笔者突然明白了《发现乌江》的价值。
下一步,笔者将在合适之时,启动野马川金家湾金家湾“塔古跳菜青狮乐”。策划,创造价值;策划,创造奇迹,策划,创造新生活。当笔者上网搜索“古夜郎之都”,看到自己的名字已奇迹般地和“夜郎文化”连结在一起,笔者突然间明白了自己的命运,明白了什么叫喀斯特。想起今后将和赫章县的夜郎旅游业等联系在一起,便倍感自己身上的历史责任。为了家乡,作为一个同样经历过和正在经历贫苦的赫章山村女子,笔者明白,自己创办的贵州“赫之味”必须奋力走在前面,引领家乡的贫困的乡亲们开创喀斯特特色开发扶贫的伟业。
 一路艰辛走来,李才武记者发现乌江,至今已成稿三十多篇。发现乌江,李才武记者感受了乌江北源赫章夜郎山水的神奇,阿西里西区域资源的富集,地方发展观念的贫乏和无力。发现乌江,李才武记者看到了对贵州思南文家店“李小艳”们“鸡”生“蛋”,“蛋”又如何生“鸡”的困惑。发现乌江,李才武记者“没有开高档轿车、扎领带,皮鞋擦得亮堂堂。在赫章县很多地方,他看尽了人世的苍凉和凡俗的白眼发现乌江,李才武记者享受了所有关心地方发展的“假记者”们所难于享受到的“待遇”。发现乌江,李才武记者的手机屏幕上接到了当地官员不少“我在开会”的短信“人家又不是挖了你家祖坟!”他不断为亲人所责难而痛苦。但是,李才武记者说他看到了乌江沿岸农民在发展经济过程中的眼泪,听到了乌江永不停息的奋发向前的涛声。面对危险,披露丑黑,他视死如归。在赫章,他写下了《妈妈的光辉如太阳,我从灵魂深处加入中国共产党》,让人泪下。
 也许笔者还应该“证实”的是,发现乌江,李才武记者的栖身之地,是野马川一个叫龙王庙的地方。冥冥中,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在这里,他对赫章人民提出了打造赫章国家喀斯特特色产业模板县走出经济困境的建言。
 
 发县.jpg
 
李才武记者认为,贵州后发居上的潜力在乌江,贵州腾飞的希望在乌江!发现乌江,这两年,李才武,这个历经患难终不辱,立志奋发走遍中国大河的赫章农民中走出的真正的记者,在苦难中,他的智慧日益渐佳:打造夜郎黄金极、打造中国猫倮马头羊的故乡、打造中国南方乌蒙淡水渔业之乡、打造中国南方石造药业之乡、打造贵州农产进京龙头县,一系列见证一个农民出身的“假记者”对家乡人民生存发展大爱的经济新闻作品,不断发表于国内各新闻网站。
 妈妈,在中国,有一条大河,叫乌江!妈妈,在中国,有一条大河,叫乌江!妈妈,在中国,有一位女儿认识的赫章走出去的农民记者,他叫李才武!不是因为见证“首位中国喀斯特记者”李才武同志的苦难和对家乡父老乡亲的赤心,怀着感恩之心、创业之志欲带富山乡的您的女儿无论如何想不到要在农民记者的建议下大胆创办促进贵州农产进京的“赫之味”品牌。
 乌江母亲,亲爱的妈妈,请您在冥冥中给女儿以力量!

阅读排行榜

编辑推荐

本站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