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
发布时间:2019-03-20 11:39 来源: 黔青网 作者: 张秋针 投稿邮箱:2764829914@qq.com

我的父亲,说起父亲喉咙不由得哽咽起来!父亲是个坚强乐观的人,记得从小到大父亲对母亲和哥哥姐姐我们家人要求都非常严格。别人家女儿很少读书,可是父亲也给我上了初中,姐姐上完

    我的父亲,说起父亲喉咙不由得哽咽起来!父亲是个坚强乐观的人,记得从小到大父亲对母亲和哥哥姐姐我们家人要求都非常严格。别人家女儿很少读书,可是父亲也给我上了初中,姐姐上完小学,大哥初中毕业,二哥还完成了大学,这都是父母辛勤的付出的成果。现在二哥刚刚工作四年多,父亲没来得及享福,身体太虚离开了我们……
    说来话长,在我印象中,父亲最疼爱的人是我了,说话也总是鼓励我。每当我外出打工时父亲总会送我到车站买票好了他才放心。家里不幸的是大哥十多年前就离开了我们,丢下一个可爱的女儿给父母带,一家人很伤心,父母更是伤心难过了,中年丧子之痛使他们一下子苍老了很多。
    父亲天生爱酒,也许他是用酒来麻醉自己的心思吧?在别人眼里他是酒客,可我觉得他有自己的苦衷。父亲总是习惯于一边喝酒一边思考问题像抽烟的人在思考问题一样。他说这个习惯是以前大爷长期以来影响他的。
    由于我们结婚早,又远嫁了,很少陪着父母亲,后来的日子大部分是二哥一边工作一边回家看看。父亲在外打工多年,也是很劳累的,记得他用打工的钱去湖南看望我,姑姑姐夫他们一起,我真的非常感动,但是也不会怎么表达,只是很开心。爸一直说他身体很强壮我还挺放心的,也许他身体早就没有那么强壮了。 
    后来二哥结婚了。哥、嫂都叫父亲不用去打工了,父亲才没外出打工。我也不常回家,直到去年(2018年)刚过完春节,二哥来信息叫姐我们回家看看父亲,才上了一天班的我们马上又赶回家了。到家后看到父亲脚非常肿,我心里好痛,哥姐妈心里也一定很痛,可是父亲仍然说:“没事,会好的”。可是看了真的很吓人。二哥提出让父亲去医院治疗,父亲硬是不肯;他说:“去医院麻烦很,医生会说这样不准那样不准的,又要钱;现在你二哥刚工作没有钱,家里又有老又有小他负担重,我不能拖累他。”后来看来更严重了,经过大家的劝解,说是只去医院检查照照片就回来找药吃,这样不明不白的药店不肯卖药;父亲才勉强答应去医院,二哥也请假了,叫来救护车,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行程我们就到锦屏县人民医院了。通过照片、检查,医生也说了严重性......
    我特意从广东买了些保健品给父亲喝,看到姐姐我们都回家来父亲很高兴;他看上去似乎要精神多了,我以为也希望父亲吃了会好起来,心里不断地为他祈祷;后来父亲住了一个多星期的院,哥姐我们一家人细心地陪护着,父亲看来好些了,我们为了生活又要出来广东打工了,二哥二嫂他们陪着父亲也出院了。姐我们来广东那天,爸说了一句:“你们还回来吗?”我不敢看父亲,含泪地前往车站坐车了…… 
    过了几个月,二哥来信息说父亲又严重了......这次姐我们没有看到父亲最后一面,含泪连夜赶车回家。我总觉得心里有太多的对不起。后面把姑妈、舅舅等亲戚和房族的人请来,按家乡习俗把父亲送走了。
    父亲是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人,他那慈祥的笑脸总在我眼前、在心里、在梦里......
    父亲走了,他带走了我们的思念,带走了我们的牵挂。
    父亲走了,但他永远活在我的心里!(张秋针)

阅读排行榜

编辑推荐

本站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